今年春節,廣西桂林市永福縣縣委書記黃永躍拍板決定,給全縣26位正副縣領導分發百萬元津貼,其中包括政法委書記、紀委書記。據一名參與過津貼發放“內部會議”的縣委常委透露,每個領導的津貼數額,竟是縣委書記黃永躍根據《易經》“掐算”出來的,有的發4.1萬元,有的發3.2萬元。《易經》中有“陰陽二極”之說,陽數中最大的數字是“九”,而4.1萬元和3.2萬元之間,相差的數字恰好為“九”。(《北京青年報》5月6日)
  這個篤信《易經》的黃書記,平時辦事和出行都要先查黃曆,在發放百萬元津貼的事上也沒例外。他對“九”很崇拜,運用陰陽八卦生生湊出了陽數中最大的象徵至高無上的“九”。而“九”的最直接含意就是“九五之尊”,那是高境界的權力幻象,其中隱含的喻意已是司馬昭之心。所以,與其說他是在給26名幹部“謀福利”,倒不如說是在為他自己心裡的某種幻象製造“天意”。這26名幹部則是他運用陰陽八卦時所必須要用到的“簽”,對於每一枚這樣的“簽”,黃書記都會慷國家之慨,借花獻佛給自己的“幻象”燒炷高香。
  作為國家官員,根據《易經》“掐算”一切,盡顯這名縣委書記的無稽與荒唐。然而,“掐算”每個幹部的具體數額,只能算是“百萬津貼”過程中一連串荒唐中的一個,但這個荒唐之前的那些諸多荒唐,為何都能過五關斬六將地成為現實呢?
  早在2013年7月,中央紀委監察部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、財政部和審計署就聯合下發了《違規發放津貼補貼行為處分規定》,它為何到了今年春節就在永福縣失效了呢?其實,在這個規定失效之前,永福縣縣委的監督機制已集體性失效。這從縣政法委書記、紀委書記及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也拿到了4.1萬元的津貼可以佐證。而且,這三位負有監督職責的大員,並沒有進行過阻止和舉報。規定的執行依靠監督,但負有監督職責的兩名書記和一名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已經失效,那上述規定只能淪為一紙空文。
  黃書記通知幾個常委去他那裡開會“碰”一下,會上竟沒人敢當面反對或提出質疑。與會的一名常委事後說,只是通告一下罷了,平時書記慣於“一言堂”,大家已經習慣了。在有著明確表決制度的情況下,還存在這樣嚴重的“一言堂”,以至常委們將“頂風作案”變成了“順水推舟”,實在讓民眾失望。
  再者,百萬元津貼動用的是國庫資金,而縣級財政要動用國庫資金必須通過國庫股。這樣的動用如果沒有人舉報,一般就沒有人會去查。按說這百萬元國庫資金,本應經過上級嚴密的審核和監督才能流動起來,然而,在永福縣竟然可以通過“單位往來、單位3家”的模糊稱謂,就輕而易舉地流入個人賬戶。動用國庫資金竟如此容易,實在不可思議。
  “易經書記”在操作和發放百萬元津貼的過程中,除了表現出個人對權力的極度迷信之外,前前後後還讓人看到瞭如此之多的荒唐。但所有荒唐歸結起來,其實就是諸多制度的失效,從組織制度、表決制度、監督制度到國庫管理制度。
  “易經書記”可以“掐算”出“九五之尊”的數字,進而使整個過程運作成功,這說明在這之前他已經在制度的密林中“掐算”出了各項制度中存在的“綠色通道”。其實,“易經書記”“掐算”出的,正是普遍存在的制度的無力。  (原標題:縣委書記“掐算”出的監督無力)
創作者介紹

ry69ryuaz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