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安區人民醫院急診科兒科主治醫師正在接診小孩子,卻沒空陪自己的孩子
  父親節聚焦
  記者昨日體驗深圳急診醫生特殊的父親節
  羊城晚報訊 記者王俊,實習生熊平平攝影報道:昨日是父親節,然而在寶安人民醫院急診科,卻有這麼幾位身為急診醫師的父親們,大都忙得忘記了自己的節日。昨日,記者特意選定這樣一個特殊的日子,走近寶安人民醫院急診科的幾位“父親醫生”,感受他們別樣的父親節。
  女兒高燒沒空陪治病
  在急診科醫生輪流吃午飯的間隙,記者和兩位已經身為人父的急診科醫生搭上腔。
  盧萬可,寶安人民醫院急診科內科主治醫生,35歲,女兒3歲。昨日上午8時至12時,他已經不間斷地參與了對36位病人的搶救工作。中午和另一位醫生輪流吃午餐的間隙,盧萬可蘸著陳醋吃完了一盒餃子,他告訴記者:“父親節,就吃餃子,算是過節。”
  “昨夜女兒燒到了39℃,早上讓她吃了點藥,我就出門上班了。”盧萬可坦言,急診科眾多的急診病人更需要他。“自己孩子生病發燒,即便我是醫生,頂多帶她過來看病買藥,自己陪護根本不可能。”
  身為父親,盧萬可感到虧欠。身為兒子,盧萬可也有歉疚。“父親有高血壓,雖然自己身為醫生,但從來都沒有給他看過病。也沒有在父親節或者他生日的時候對他表達過愛意。”盧萬可表示,他會每年把父母從老家接來深圳住一段時間,“這也是唯一表達愛意的方式吧!”
  盧萬可告訴記者,這個“六一”兒童節他也沒有陪自己的女兒,“女兒現在小,沒有這種意識,但是今後看到其他孩子每逢過節都有父母帶著出游,到時肯定對我有意見了”。
  不會讓兒子做醫生
  這是急診科副主任屠恩遠的第一個父親節,兒子半歲有餘。不過,因為工作太過繁忙,沒有多餘精力照顧家庭,屠恩遠的妻子已經帶著孩子回到武漢老家暫住。“今天是父親節嗎,你不說我都不知道呢!”屠恩遠一邊匆匆吃飯一邊說。
  屠恩遠坦言,自己作為一個父親,對孩子十分愧疚。“晚上急診科病人多,回去得晚,小孩睡著了;早上走得早,小孩還沒醒。有時候小孩一整天都見不到我。”他覺得這半年來欠兒子和妻子太多,下班晚時只能偷偷地抱抱兒子,輕輕地親親兒子,“怕弄醒他,一旦弄醒,我大半個晚上都不能休息了,第二天工作會吃不消。”
  作為一個兒子,屠恩遠更覺虧欠。“父親今年65歲,還在湖北宜昌工作。我很少問候父親,生日都是弟弟幫他過。父親一生都在為我和弟弟讀書而操勞,現在我工作了,卻沒時間照顧他。”
  “你以後會讓自己的兒子從醫嗎?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屠恩遠的回答十分堅決。“不會!從醫這麼多年,醫生這個行業虧欠家人太多。另外,你很難從這份職業中得到尊嚴,這一點是我不會建議孩子做醫生的根本原因。”
  “如果病人對我們多一點尊重,讓我們感受到做醫生的尊嚴,一個父親節沒有小孩的陪伴,其實也沒什麼。”但是,令屠恩遠感到失望的是,近年來社會對醫生的信任和尊重越來越低,醫生的工作壓力越來越大,節假日陪伴家人更加成為奢望,這讓許多同行都產生了轉行的念頭。編輯:鄔嘉宏  (原標題:醫生父親:不會讓兒子做醫生 工作繁忙難得到尊重)
創作者介紹

ry69ryuaz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